产品展示
分类

女子在艺星整形隆胸时去世 艺星商业版图曝光含

[返回]

原标题:女子隆胸时心跳骤停去世,涉事医院为“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

32岁的王丽在大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以下简称“大连艺星”)的隆胸手术台上呼吸心跳骤停,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丈夫刘艾冬、5岁的女儿、2岁的儿子。

王丽呼吸心跳骤停后半个小时,120赶到,将她送往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抢救,检查显示:王丽无自主呼吸、瞳孔散大固定、心电图呈现直线。

但直到事发后一个小时,陪同她手术的好友芳芳才得到通知,让她去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丧妻之痛沉重打击了刘艾冬。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那几天我几乎都没睡过觉,也不敢回家,家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她的化妆品、衣服、鞋子……她不在后,我一直住在酒店里。”

女子在艺星整形隆胸时去世 艺星商业版图曝光含

7月17日傍晚的大连艺星。 新京报记者王瑞文摄

“你看看她的照片,那么漂亮,根本不需要整容”

2019年7月5日,早8点,王丽未曾像往日一样睡个懒觉。

平时大部分时间,王丽都要睡到自然醒,有时也会在家吃过母亲做的早饭,送女儿去上幼儿园。

由于自己经商,时间支配自由,王丽会在女儿放学后,带她去上兴趣课,乐高积木、舞蹈、滑板等,都是女儿的最爱。

预约在这一天的假体隆胸,手术前遵医嘱要空腹6小时,她未在家里吃早饭,也没来得及像往常一样送女儿去幼儿园,便出门了。

1个小时后,她和好朋友玲玲一起在位于中山区昆明街76号的大连艺星碰了面。

王丽将要在这里接受假体隆胸手术,平时和闺蜜去K歌都要报备的王丽,这次手术却瞒了丈夫刘艾冬。

王丽和刘艾冬结识于11年前,刘艾冬出差到大连,遇见了在酒店做迎宾的王丽,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一开始追她就是送她东西,但她不要,她不是那种物质的女孩,根本不奢求什么,只是需要一个安全感。”

两人结婚7年了,2014年,女儿出生,3年后,儿子出生。两人感情很好,在哈尔滨和大连都有家,冬天的时候一家人在哈尔滨,夏天的时候一家人在大连。

王丽接受的假体隆胸手术,是在两侧腋下做一个切口,然后将雕塑好的乳房假体植入进去后进行缝合,以此达到丰胸效果。假体材料由硅胶制成。

两个月前,她曾埋怨自己胸小,跟丈夫商量隆胸的事情,但被丈夫严厉拒绝。

“她107斤,1米7,你看看她的照片,那么漂亮,根本不需要整容”。刘艾冬对新京报记者说,“她平时看谁可怜,都会主动给别人转上千块,很容易被人洗脑。”

王丽家属提供的她生前与大连艺星一名工作人员的聊天截图显示,6月21日,对方曾告知她:“定金今天不交,折扣就作废了”,随后,王丽向对方转去一千元定金。随后,王丽称还是有点害怕,对方回复:(明星)某某、某某、某某某都是假体。

对于这一聊天截图,艺星方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此事在调查中,不便透露。

王丽家属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大连艺星的收款单显示,这次手术的总费用为98000元,支付于7月2日。

女子在艺星整形隆胸时去世 艺星商业版图曝光含

王丽手术前的付款单,付款日期为7月2日。 受访者供图

刘艾冬告诉新京报记者:“她自己有公司,平时也炒炒股,所以隆胸的钱对她来说,能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拿出来。”

陪同王丽做手术的,只有朋友,没有家属。

玲玲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下午有事要离开,就事先商议好,自己走之前,她们的好友芳芳前来陪同看护王丽。

玲玲表示,6月初,王丽就曾在其他整形医院问询隆胸的事,6月13日,自己去大连艺星打瘦脸针,王丽陪同时再次咨询了隆胸的事。

玲玲回忆,两人到后先见的助理,确认手术的材料单子,10点47分时,她陪王丽在5楼更衣室换了手术服:“麻醉师确认患者信息,他们问王丽有没有药物过敏,王丽说有,曾经青霉素、感冒药过敏,但具体还有什么不清楚。”

刘艾冬告诉新京报记者,艺星的病历显示:王丽的隆胸手术在中午11点开始实施。

“我劝她,害怕就别做了”

玲玲告诉新京报记者,手术室在5楼,主治医师张景雷和助理来看了看王丽,确认术前信息后就开始手术了:“之前,她跟我说自己很害怕这个手术,我就劝她,害怕就别做了,但她说……也在网上查了查艺星,说艺星挺好的。”

小红书账号“大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将张景雷介绍为“匠心妙手”“鼻部雕塑家”,系大连艺星整形外科主任。

新京报记者在其入驻的美丽无忧网站上注意到,张景雷开展的胸部类项目有:隆胸失败修复、胸部缩小。

王丽的害怕,一语成谶。

大连艺星的工作人员曾告诉二人,隆胸手术时长大概在3至3个半小时,手术完成后,就可以上6楼住院部了。随后,两人在住院部的休息区等候。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大连艺星5楼的一处监控视频显示,下午1点2分,张景雷从手术室走出,进入对面的洗手间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