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案列
分类

卧底微整形速成班:首日就上手扎针 学员互扎致

发布时间:2019-07-16 12:21    浏览次数 :

[返回]

学员互相注射抽血意外频发

  “紧张”、“害怕”是学员拿针时说得最多的词。

  李芳曾在美容院工作数年,是学员里有经验的。她打算在同伴额头、太阳穴和咬肌上练习扎针。消毒后,她捏着4毫米的针头瞄准皮肤,停顿几秒不敢进针,手指抖得厉害。

  在老师的鼓励下,她径直扎下,一瞬间,被扎学员皱紧眉头,“嘶嘶”抽气。李芳慌了,直接拔下针头,针管没有抓稳,掉落在同伴脸上。

  围观的学员瞬间惊叫,老师也急忙拦下,“扎到眼睛她可能就瞎了。”

  类似慌乱的场景在练习中经常出现。老师在旁安慰,称紧张是正常的,放心扎。面部神经少,不扎到神经就行。第一次练习后,学员中一个没有手抖的学员获老师赞许,“你已经可以去给顾客扎针了”。

  为了体验学员的扎针水平,记者也当了“小白鼠”,让学员试扎。扎针前,十多名学员凑上来围观拍照。记者质疑此举会不会造成细菌感染,老师表示,大家不说话就行,以防唾沫带来感染。

  额头上的一针,给记者带来了深切的刺痛感。或是扎得过深,针尖像在骨头上摩挲。注射咬肌时,学员换了13mm长的针头,全部刺入,一股酸胀感迅速袭来。拔出后,针口流血,老师授意用纱布按住。

  下课后,有同学提醒记者,咬肌的针口有一片淤青。

  课程紧凑,第二天,老师又带学员练习输液、抽血。这比注射更难,一节课下来,有学员扎对方五六针才找到血管,有的手背鼓包青紫,也有学员忘记消毒、止血。

  学员中有一位21岁的女生,每一次练习,都面色凝重。练习抽血时,她在同伴胳膊上进针多次才找到血管,抽完血直接把针拔了,忘了止血。一股血流顺着胳膊淌出来,现场又是一阵惊慌。

  两天的注射课程结束后,很多学员都留下淤青的印记。有人觉得,练习太少很难掌握技巧,甚至连手抖都没克服。

  学员刘丽(化名)仍不敢扎针,担心扎坏别人。她聊起朋友的经历,因为给别人注射肉毒素导致对方毁容,被找上门索赔,最后不得不“跑路”。

  闲聊中,学员们似乎都见识过类似情况。但他们并不否认,自己对“挣快钱”的期待,已经吞噬了这种恐惧。

  她们多是3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从北京、辽宁甚至贵州赶来,盼着学成后,靠这个吃饭甚至发家。练习时,她们会举起手机,把视频发在朋友圈,并声称是在给别人做整形,打打广告。

  培训第4天时,老师安排了血清注射实操。学员们各自抽血,分离出血清后再打入体内。这个帮助除皱的美容项目对操作环境有严格要求。而在操作时,记者发现,老师为学员提供的抽血器皿已经过期半年多,血液分离器也有功能缺失。

  同样在混乱的教室内,众人围观下,老师竟让学员直接上手,给同伴注射血清,而非此前的生理盐水。打完后,针头等杂物被扔进边上的垃圾桶,里面堆着数天未倒的医疗弃物。

生 意 经

“三五百一支的药卖到一两千”

  相较于学习整形技术,学员们更关心的,是如何规避风险,安心挣钱。

  小张老师在课堂上说,学员没有医疗资质,也没法开医疗机构,注射和卖药都违法。“干这个都是私下搞个工作室,只要不打出问题,没人举报,就不会出事。”

  一组数据显示,当下中国的医美市场规模达数千亿,医美消费者超过2000万。过去一年中,医美行业保持20%以上的增速,然而,合法合规的机构仅占非法机构的1/10。有微整形行业人士分析,目前超过40%的市场被非法行医者瓜分,正规医疗机构的质量保障往往不受重视。

  在这家机构提供的教材中,是这么描述微整形行业的:根据国家相关法规,医生需要10多年时间才能成为一个正规的注射医师,才有资格从事注射美容。可想而知,现在微整形市场上能有多少整形医师?很多培训机构扬言颁发各种证件,学完即可从事微整形操作,纯属无稽之谈,颁发证书的作用最多是让客户相信你的技术水准。“唯一的可行方法就是钻国家法律漏洞,面对日益壮大的中国整形市场,以挂羊头卖狗肉的操作模式方可进行操作。”

  培训时,老师也会围绕这个理念传授经验和话术。

  “没有资质就是非法行医。”小张老师称,学员回去后,在家里或者开个小工作室,私下打打广告,只要能发展到客源,钱不会少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