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案列
分类

整容 在急剧变迁的中国社会

发布时间:2019-07-18 00:16    浏览次数 :

[返回]

整容 在急剧变迁的中国社会

  整容,从一开始的惊世骇俗,到今天已经被很多人接受,甚至变成一个热门的产业。我们应该怎么思考这一问题?文华博士曾经研究过中国的整形美容,最近她的著作《看上去很美》出版,我们请她聊了聊这个话题。

  编者按:整容,从一开始的惊世骇俗,到今天已经被很多人接受,甚至变成一个热门的产业。我们应该怎么思考这一问题?文华博士曾经研究过中国的整形美容,最近她的著作《看上去很美》出版,我们请她聊了聊这个话题。

  文华,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博士,长期工作于性别研究和国际发展合作的领域,现就职于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处,从事推动性别平等和妇女健康的工作。

  文华:整容,在急剧变迁的中国社会

  采访|郭玉洁

  1

  正午:您一开始是怎么选中整容这个题目的?在您研究的时间段,2004、2005年,整容还不是那么普遍的现象吧?

  文华:因为我的背景是社会学、人类学、女性学,所以性别问题、身体和医疗的关系一直都是我比较关注的。

  最早注意到整容这个话题,是2004年。当时是一些新闻媒体的报道,有一个词“人造美女”,就是指整形的女性,现在已经不再用这个词了,可是在2004、2005年,这个词铺天盖地,“人造美女”、“人造美男”,不仅是国内的媒体,包括BBC、CNN,很多大的国际媒体也在报道。应该说这也是我一个研究的缘起,外面的世界很不了解,为什么中国突然之间会有“人造美女”的选美大赛,大家都觉得很不理解。碰到这些问题,我也很困惑,回答不出来。我也觉得,有那么多报道毁容的、失败的手术,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女性去整形?还是人类学者的好奇心,把我带到了这个研究里面。

  正午:您刚才讲到BBC、CNN的报道,这种西方世界的关注和好奇心,我觉得很有意思,似乎有一个提问与回答的关系。

  文华:我觉得称之为西方对中国的想象也好,或者说是西方视角中的中国,当时他们那种视角,还是把中国看成是一个很闭塞、很保守的国家,跟毛时代联系在一起,会很困惑突然怎么中国会有专门的整形美容选美大赛?这跟他们想象中的中国有一种断裂。

  正午:那您一开始进入这个田野的时候困难吗?我看您在后记里面讲到,是景军老师介绍您进入最初的田野的?

  文华:对,其实还是很难的。人类学的田野调查,传统上可能更多关注一个村落,一个小范围的封闭社区,即使那样的田野也会有很多挑战,何况是城市里开放的空间,又是整形美容,涉及到很多大家不愿意说的事情,如果要在一个医院里做调查,又会涉及到很多商业的秘密,很多营销策略,或者不规范的东西。所以要进入到这样一个田野,的确是非常困难。

  我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的时候,景军老师刚好去我们学校,有机会跟他交流,那时候聊到了我对身体、性别感兴趣,他就说,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整形议题。所以也是受他的启发。我在书里面花了一章写郝璐璐,中国第一人造美女,最开始也是通过景军老师的网络,找到了郝璐璐的联系方式,这样就联系上了,也蛮关键。然后通过滚雪球的方式,不断再去认识整形的医院、医生。

  正午:这些整容的女性怎么理解您的研究?她们最后接受您是因为什么呢?

  文华:人类学的田野调查很多时候强调的都是参与式观察,虽然我没有在自己身体上做手术,但我尽量进入访谈对象的生活、氛围、圈子,跟她们建立起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如果我去问一个女性,你为什么做整形?她当然回答说我为了要漂亮,为了要美,第一句话都是这样的。要突破进去,需要前期建立的信任,只有这样,才能不断的聊天,不断地互动,把每一个访谈对象后面的个人经历,故事,慢慢带出来。包括像郝璐璐这样的公众人物,当我去接触她的时候,她可能也会猜想,我是不是带着一个道德制高点去指责她。作为学者,我会批判的反思,但是我也会让她们明白,我更想做的是理解,想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而不是站在一个道德制高点的位置上。

  2003年,郝璐璐接受了一系列整容手术,并公开这一过程,为当时做手术的医院做广告,被称为“中国第一人造美女”。之后,整容还在继续。图中为2006年9月8日,郝璐璐在济南市美容整形医院进行免费整形手术。来自视觉中国

  2003年,郝璐璐接受了一系列整容手术,并公开这一过程,为当时做手术的医院做广告,被称为“中国第一人造美女”。之后,整容还在继续。图中为2006年9月8日,郝璐璐在济南市美容整形医院进行免费整形手术。来自视觉中国 

  2 

  正午:从您书里的内容来看 ,2003、2004、2005年,算是中国的整形美容发展非常关键的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