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案列
分类

广州农商行回A股关键时刻换帅 跨区域逾期贷款飙

发布时间:2019-07-26 00:34    浏览次数 :

[返回]

正值A股IPO申请推进的关键时期,广州农商行(1551.HK)董事长却突发变动。

7月21日晚间,该行发布公告称,王继康因工作调动原因辞任该行执行董事、董事长等职务,目前由副董事长兼行长易雪飞暂为履行董事长和授权代表职务。王继康辞职之后,该行现在共有1名执行董事,6名非执行董事和5名独立非执行董事。

公开信息显示,王继康现年58岁,1998年获中山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银行工作经验超过21年,历任央行广州市分行副处长、广州市商业银行行长助理、广州市农信社主任等职。

王继康在任期间,广州农商行成功登陆港股市场。截至7月23日,该行总市值计421.76亿港元。今年3月,该行A股上市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受理。

此次王的离任是否会对上市进程造成影响?《投资时报》向广州农商行发出沟通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作为广州地区最大的农商行,广州农商行近年来发展势头迅猛,截至去年末旗下有27家子公司,包括25家村镇银行、一家金融租赁公司及一家农村商业银行。不过,跨区域经营的风险不容小觑,目前来看,该行在中部地区和东北地区逾期贷款较为严重。

此外,不断扩张必然造成资本消耗,该行自2017年港股上市后就不断祭出多项融资补血计划并落地。

跨区域逾期贷款飙涨

和全国很多农商行相比,广州农商行具备地理位置优势。

该行前身为始建于1952年的广州农信联社,是广州地区第一家农村信用社。2009年其完成股份制改革并成立开业,成为广东省内第一家农村商业银行,至今已有逾60年发展历史。根据2018年年报,该行当年实现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206.66亿元和65.2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3.33%和14.32%。

不过,详细分析相关数据之后,《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去年广州农商行中间业务收入大幅下滑,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减少32.46%,其中理财产品手续费收入和顾问咨询费收入分别同比下滑56.2%和56.18%,融资租赁手续费收入也下滑了41.83%。

同时,该行资产质量也并不乐观。虽然其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同比下降0.24个百分点至1.27%,但不良贷款余额同比增长7.9%至48.05亿元。其中,不良公司贷款30.06亿元,同比增长15%;公司贷款不良率1.13%,同比下降0.23个百分点;不良个人贷款14.34亿元,同比减少22%;个人贷款不良率1.32%,同比减少0.59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期末逾期贷款为84.51亿元,同比增加24.86亿元,增幅达41.7%;逾期贷款占比2.24%,较上年末的2.03%提升0.21个百分点。从逾期期限看,逾期90日、逾期90日至一年、逾期3年以上的贷款均出现较大幅度增加,合计逾期3个月以上贷款为44.63亿元,较上年末的41.64亿元提升7.2%,占贷款总额的比例达1.18%。

此外,重组贷款额也在上升,期末重组贷款和垫款46.76亿元,较上年末增加6.81亿元。

在贷款五级分类中,广州农商行去年关注类贷款和次级类贷款分别为97.54亿元和19.07亿元,同比分别增加26.58亿元和8.87亿元,在贷款总额中的占比分别增加0.17个百分点和0.15个百分点。

还有个现象值得关注。

该行按区域划分的已逾期客户贷款及垫款项目中,广州地区金额最高,为71.43亿元。这当然可以理解,毕竟广州是公司大本营所在地,也是主要业务集中地。但逾期金额排第二的是中部地区,为3.35亿元;第三是东北地区,为1.27亿元。

一家农商行为什么会跨省份产生如此多的逾期?

截至去年末,该行25家村镇银行分布于广东、山东、江苏、湖南、河南、四川、辽宁、江西及北京等9省市。业内人士推测该行在广州区域之外的逾期贷款可能是由村镇银行产生。

据悉,今年广州农商行还在持续投资设立农商行等分子机构,集团化已初具雏形。

资本补充动作不断

“资本饥渴症”是银行业长久存在的难题,而上市乃最好的“解渴”办法。

2017年6月20日,广州农商行在香港上市,成为广州首家上市银行。不过港股市场估值低、交投惨淡等问题却困扰着早年赴港上市的区域性银行。

过去的一年,广州农商行单日成交量最高的一天为240万股,成交金额1197.57万港元,有62个交易日出现“零成交”。

A股“解锁”银行上市闸门之后,让众多在港股上市的内资银行纷纷计划回归,广州农商行也不例外。

今年3月,该行的A股上市申请获证监会受理,在港股上市仅一年多就进入A股IPO排队阵营。根据招股说明书,该行拟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股票,发行比例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14%。对于回A的目的,广州农商行表示,“A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充实本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本行资本充足水平。”